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国际化的必经之路 国内成本上升是催化剂

来源:未知 | 发布时间:2016-12-25 17:25 |
  玻璃大王、全球第二、中国首善……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身上不乏这类光环与标签,但最近他因为一番关于中、美制造业成本对比的言论而获得另一种关注。“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土地基本不要钱,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中国较美国有优势的,只有劳动力。”曹德旺在采访中口无遮拦的表达被舆论冠以“曹德旺跑了”的标题给“带歪了”。
 
  去年,据波士顿咨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受人力成本、汇率和能源成本等因素影响,中国制造业的综合成本已经只比美国低5%。而刚刚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特朗普则声称,要让制造业重回美国,“中国抢走了我们的工作,抢走了金钱……我们要把工作拿回来。”
 
  在这一背景下,曹德旺在美国投资建厂也被更多人关注。
 
  从“别让华为跑了”到“曹德旺跑了”,这些调侃式传闻其实更多揭示了中国制造业面临的一个现实——中国宏观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税收、土地、能源和汇率等多个方面的因素,使得中国的制造业对成本的波动越来越敏感。
 
  实业之难
 
  关于中、美制造业的对比并非新话题。2014年,浙江省慈溪市江南化纤有限公司(下称“江南化纤”)的一份关于中、美制造业成本对比的数据,得出了与曹德旺类似的结论,并广泛流传。
 
  2014年,江南化纤公司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投资办厂,成为首家在美国建立再生聚酯短纤维制造工厂的中国企业,一期计划投资2500万美元,二期计划投资2000万美元。
 
  在江南化纤关于中、美创办同等规模企业的成本对比中,在土地、物流、银行借款和能源成本上,中国的成本分别是美国的9倍、2倍、2.4倍和2倍以上。
 
  这样的差距同样引起了外界的关注。“这样简单的成本对比是较为片面的。”江南化纤办公室工作人员说,中、美的成本对比是客观存在的,只是没有结合企业的销售、市场实际情况。还告诉经济观察报,对于类似福耀集团和江南化纤这样有进出口业务的企业而言的,还要面临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问题。“企业都是逐利的,哪里有利润就到哪里建厂,这是很正常的事,那么多外企也到中国来建厂,这不是合理的吗?”江南化纤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合理的对比应该是计算一个产品最终在美国销售,在中国制造并出口到美国和在美国本土制造的各自成本分别是多少,这样以市场、销售为导向的成本测算,才是合理的。
 
  据了解,当初江南化纤做中美成本对比测算,也只是希望给政府提供参考意见,但没有想到流传到了网上。上述工作人员称,简单对比对企业生产而言是片面的,因为产品的制造和销售还要考虑原料的进口、关税、运输时间等多个因素,在美国建设工厂,可以减少运输时间、减免关税环节、并加快对当地的市场的反应,这些都是重要的因素。
 
  目前江南化纤有70%左右的产品都销往美国,“选择在美国建厂,其实是以市场和销售为向导,“如果单纯拼成本,那怎么不去中国西部地区建厂?”工作人员反问道。
 
  具体到福耀玻璃(18.160, -0.45, -2.42%),其2010年财报中便透露出一种危机意识,首次表达了围绕企业的一系列风险,包括成本攀升、市场变数以及汇率上浮一系列不可控因素,步步逼近企业。根据其财报中表述,2010年10月起,CPI已连续四个月涨幅超过4%,两个月内中央政府多次强调对宏观经济的积极调控。公司产品主用原料如浮法玻璃、PVB原料等,正受天然气定价、原油、煤电等改革机制作用下,价格步步攀升,加剧着成本问题。
 
  更大的威胁,在于汽车市场的一系列变数。在那两年,北京“限购令”正逐步引起其他城市效仿。公司在财报中描述了国内汽车产量,在2009年到2010年经历连续30%以上的爆发式增长后,中国成为了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发展至顶端的汽车市场,似乎意味着市场增速放缓。2011年1月汽车产量环比下降3.58%,仅同比增长11.33%。作为一家专注生产汽车玻璃,重度依赖汽车行业的公司,福耀需要在国际上进一步开拓市场。
 
  海外之路
 
  今年10月,福耀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的代顿工厂举办了竣工仪式,曹德旺当时说未来福耀在美国的整体投资将达到10亿美元,提供5000个就业岗位,是中国制造业对美最大投资之一。
 
  “曹德旺跑了”——这是外界对福耀在美国投资设厂、曹德旺对比中、美制造业成本言论公开后的反应。这延续了此前外界对“李嘉诚跑了”的逻辑——近年来“首富”李嘉诚在中国大量抛售资产,并在英国进行投资。
 
  这并非是曹德旺第一次被外界传闻“跑了”。1991年,当时的福耀集团谋划上市之时,外界曾流传着曹德旺想圈钱跑到国外去的流言。流言自然是假的,曹德旺也没有跑路。而这一次,曹德旺也向外界回应,自己已经70岁,不会开车不会讲外语,进不了主流社会,去美国干什么?
 
  事实上,美国建厂只是福耀集团实行全球化布局的其中一步。2006年到2010年之间,福耀相继在欧洲、韩国、日本、香港和美国设立了子公司,负责福耀集团在各个地区的销售和服务。
 
  随后,福耀集团便开始了俄罗斯和美国的设厂步伐。2011年6月,福耀在俄罗斯卡卢加州投资2亿美元设立工厂,2013年9月第一期100万套汽车玻璃项目顺利投产。2014年7月,福耀集团以5600万美元收购了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PPG芒山工厂,并在今年6月完成两条浮法玻璃生产线的改造,年产量达28万吨。
 
  曹德旺出海的决心,源于1996年与法国圣戈班一次失败的合作。圣戈班是一家专注于建筑、交通、基础设施和工业应用等方面材料研发、制造与销售的国际化公司。1996年,曹德旺和圣戈班达成协议,圣戈班入股福耀集团,持有42%股份,成为控股股东,曹德旺继续担任福耀集团董事长。
 
  曹德旺的想法是通过圣戈班先进的技术,能够帮助福耀集团进行国际化,进军海外市场。然而,圣戈班是一家国际化的集团,对其全球各地的子公司都有分工,它对福耀的定位却仅仅是服务好中国的市场。
 
  圣戈班与福耀3年的合作时间里,曹德旺向圣戈班传达的中文、英文、法文报告摞起来有50厘米高,却没有一份获得批准,曹德旺甚至都不知道法国方面是谁在负责管理。
 
  曹德旺明白,圣戈班这是在逼他下野。最终,在1999年福耀集团与曹德旺联手,出资3000万美元回购了圣戈班的股份,彻底脱离了圣戈班。也正是此番经历让曹德旺明白以前自己崇拜的五体投地的500强公司不过如此,这坚定了曹德旺走向国际化的决心。
 
  如今,这家汽车玻璃制造巨头超过三成的营业收入来源国外,据其官网资料,福耀的产品占全球市场份额20%,2013年,其以营业收入115亿元、净利润19亿元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制造商。
 
  而对于海外业务超过三分之一的福耀而言,如何进行全球化的资源配置,是国际化过程中不可缺乏的一部分。正如“代工之王”台湾鸿海(富士康)那样,往低成本的地方去以获得利润,是企业与生俱来的逐利性。
 
  12月23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确实有一部分制造业企业面临成本持续上升,发展面临困境的问题,这一点必须承认。
 
  这并非意味着中国制造业便将走向衰落。中国良好的配套设施、运输条件、对市场的快速反应以及本土广阔的市场,使中国制造业仍然具有竞争力。但与过去不同的是,经济下行带来的需求下降、供给侧改革,以及逐渐消失的人口红利,显露出制造业不得不面临的现实。
 
  从江南化纤到福耀集团的出海,或多或少象征着一部分中国企业在面临制造业成本上升这一共同问题下的选择。

版权所有:欧芳国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金沙 赌博技巧 百家乐官网 在线百家乐 香港六合彩开奖 六合彩开奖 博彩网 澳门百家乐